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妖女哪里逃_ 第一二九章 第二桩命案(求订阅求月票)-

时间:2021-02-22 23:2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开荒小说妖女哪里逃 第一二九章 第二桩命案(求订阅求月票)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薛云柔的盯视,让李轩感觉无辜之余背脊发寒。

    幸在长乐公主说完那些话之后,就没有在这正房里多呆,带着薛云柔一起出去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不久之后,一位提着工具箱的中年人健步走入了进来,向众人行礼:“卑职伏魔游徼章旭,见过侯爷,见过诸位校尉,请恕章某来迟。”

    他又特意朝着镇东侯深深一揖:“侯爷,今日对令堂尸身如有冒犯之处,还请侯爷见谅,卑职只是想令害死老太君的真凶伏法。”

    镇东侯脸色清冷:“劳烦章游徼了,放心,段某并非是不知好歹之人。我只求你看的时候仔细一些,别让凶手逍遥法外。”

    司马天元则已等得不耐:“废话少说,直接开始吧。再拖拖拉拉的,我们火雀都的灵仵都要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卑职明白!”章旭点了点头,可接下来却还是不温不火的问道:“侯爷能否允许招魂?”

    镇东侯明显陷入迟疑,眉头紧皱道:“你先看吧,看不出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章旭已经走到了尸体旁,有条不紊的将他手中的工具箱打开。

    这位首先施展的是‘测灵术’,平时他们六道司用的是地行龙的尿液作为材料,好用省钱,可既然尸检的对象是一位二品诰命,自然得换个材料。章旭将一种气味像是薄荷的水液,洒在了老太君的全身上下。

    随着章旭手持法印,念动灵诀,众人只见死者的周身,赫然都现出了一层黑气。

    镇东侯的拳头,顿时紧紧的一握,目光暴戾,罡气外溢。好在雷云防了他一手,很及时的将手按在镇东侯的背部,否则镇东侯身上溢出来的真元,足以将这案发现场摧毁大半。

    “这的确是术法杀人!从残留的灵力浓度来看,至少也是六重楼境界以上的术师。”

    章旭的眸光微凝:“有人远程操纵老太君自裁,可具体是什么法术,请容我详细检验。”

    他先是翻开老太君的头发,仔细翻寻:“头部没有镇魂钉之类的,没有外伤,应该不是器物控神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章旭又掀开了死者的眼皮,仔细观察着死者的瞳孔深处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是没有手电筒这种工具的,可这位从工具箱取出了一面光滑的铜镜,往那眼睛里面一照,就有炽白的强光显现,效果竟然比手电筒强上不少。

    “眼底深处并无黑纹,瞳孔正常散大,这不是瞳术类的神通所致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是口鼻与指甲部分:“口鼻中没有异常的气味,指甲也没有发黑,中毒的可能性极小。”

    章旭又用针,从尸体的手指头取出了一滴血液。然后单手持诀,口念灵咒,使得那血液泛出红光。

    “光泽纯正,的确没有中毒,至少不是我们常见的各种毒素。”

    李轩在旁观摩着,心想这位在侦测术法方面,可比自己专业不少。

    由于时间的关系,他对于这个时代的各种神奇法术,仅只是了解一个大概。

    老师刘大仵借给他的那一份心得笔记,他也都没看全呢。

    而就在章旭那边验尸的当口,雷云从袖子里取出一根黑乎乎的东西,放在口里嘎嘣嘎嘣的嚼了起来:“先让人去查问一下吧,府里面有多少六重楼以上的术修,不能说公主殿下与薛云柔靠得更近,就只把他们两人作为怀疑对象。那些高品的术修,也未必就需在三十步内施法。”

    镇东侯对他的举止本是非常不满,他的母亲已经横尸于此,可这个六道司的校尉,竟还敢在这里吃东西。可当他看清雷云手里的食物之后,却又是一阵错愕,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江含韵也很无语的看着自己的同事:“那头石狮子,雷云你还没有吃完?”

    “那么大那么沉的狮子,我哪里能这么快吃掉?两万两千多斤呢!霜云她把这石狮子切割成一百斤一份,每天吃一份,我也得用二百二十天。当初修那座大门的也不知道是谁,搞那么大的狮子杵在那里干吗?他们就只图好看。”

    雷云一声轻叹,然后从袖子里面取出了一块石头:“要吃吗?霜云说给我改善口味,油炸过的,还涂过了她特制的浆,特别好吃,当零食吃很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江含韵翻了翻白眼:“本人无福消受,你还是自己留着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七重楼修为以上,确实可把作案距离扩大到百步,甚至是两百步之外。可前提是与老夫人有过近距离的接触,又或者同时掌握了老夫人的生辰八字与血液发肤,才能够办到。”

    司马天元凝思着道:“我们可以先在客人当中做一下排除,且是越快越好。”

    今日侯府的客人,不是高官显贵,就是高官显贵的家人,所以他估计是封锁不了多久的。

    李轩却一直都在聚精会神的看着,尤其当章旭掀开老太君右手的衣物,开始检查死者手臂的时候,他的眼神微凝。

    李轩发现老太君肘关节处的色泽有些异常,此外章旭摆动她手臂关节的时候,李轩也感觉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章旭也明显察觉到了,他随后往旁边略有些移位的茶几看了一眼:“右手肘关节有些许淤青,疑为撞击茶几所致。”

    李轩皱了皱眉,感觉没那么简单。老太君的手臂,的确是撞到茶几了,可以他目测的情况来看,那不仅仅只是撞击的结果。

    这得归功于他习武之后大幅激增的目力,换在前世,他是一定看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李轩有心出言提醒,可又暗生迟疑。

    他是听说过这位章旭章灵仵的,据说此人性格非常的强势,且固执己见,心胸略小,在同事当中的风评不佳。

    自己如果当着众人面说出章旭的疏忽,这位多半会有其它的想法。

    李轩想了想,还是决定在私下里提醒。横竖尸体在这里,又不会跑掉。

    接下来他又见章旭解开老太君胸前的部分衣襟,可见死者的颈部下界有着一片淤红,还有着鳞状纹路。

    李轩不由心中一紧,想起了不久前,他在刘大仵笔记中看到过的几段文字。

    那并非是尸检的笔录,而是关于紫蝶妖女盗窃案的几份伤检记录。

    这些人在案发时都无一例外,身燃奇异紫火,然后都生出了幻觉,不由自主的按照紫蝶妖女的意愿行事。

    事后在他们的胸前都有淤红与鳞状纹路,除此之外,在他们的胸部下缘,还有大腿部分,也会有轻微的烧伤。

    此外这几个部位的衣物,也会因高温出现熏黄,甚至是焦痕。

    李轩正回思着那几份笔录,院外忽然传来了一阵惊慌失措,撕心裂肺般的喊声:“侯爷,侯爷,不好了,归燕楼那边也出了事!崔老夫人她自己用刀割了喉咙,自杀了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闻言,顿时都神色一凛。在互相看了一眼之后,同时走出了这间左侧院的正房。

    随后就见院门之外,有一位身上染血的丫鬟,在司马天元留下的剑痕之外哭喊:“侯爷不好了!崔老夫人她不知怎的,突然就想不开,一刀割了喉咙。我们看见的时候,她已经没了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割了喉咙?”司马天元惊疑不定,侧目看向镇东侯:“侯爷,敢问是哪一位崔老夫人?”

    博陵崔氏数千年开枝散叶,繁衍子孙。金陵城内有资格被称为崔老夫人的至少有二十余位。

    “监察御史崔承佑之母。”

    镇东侯眼神惊悸,又隐含狂怒:“她是我母亲嫡亲的弟妹,因其孙崔洪书横死,特意赶到金陵。因崔御史在金陵并未置产,所以在我家小住。她自认是带哀之人,母亲大寿时一直辟居归燕楼别院。这到底是何人?敢在我府中如此放肆!”

    司马天元皱了皱眉:“雷云你留下看着,我与江校尉一起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他虽然也只是校尉,却是火雀都的指挥使。而火雀都乃是朱雀堂二十四都之首,地位凌驾于其余各都之上。

    所以雷云毫无异议:“这里有我,司马老哥只管放心。”

    此时司马天元又朝李轩招了招手,而就在李轩心领神会,疾步跟上的时候,他听见房间里面又传出来章旭的声音:“胸部下缘肝侧处有轻微烧伤,内衣局部有焦痕。”

    李轩皱了皱眉,然后就大踏步的走出院外。

    只因这个时候,司马天元与江含韵两人已经走到没影了。

    而当他紧赶慢赶,来到不远处的归燕楼时。只见这里也是一样,被司马天元一道剑痕封锁。

    不过此刻,已经有部分六道司的人员赶来,帮助维持秩序,驱赶闲人。彭富来与张岳几人,就在其中。

    李轩一路畅通无阻的进入这间阁楼,进入到案发的第三层。

    然后他的眼就微微一凝,这里除了摆设不同,死者坐的方位有异之外,情况与侯府老太君那边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死者都是面色痛苦,右手持着一把锋利短刀,地上有着大片的血泊。

    尤其是颈部那道触目惊心的创口,也是在割开血管与气管之后骤然下折,在胸襟部分留下了一条割痕。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